-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单挑钻井队|实习生!直播在井队20天的日子。

  [复制链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8 16: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天,上午电闪雷鸣了一阵,雨倾盆而下,中午太阳出来了,下午阴天转小雨。

明天就是骑士对勇士的第三场比赛了,目前七场四胜制,骑士0比2落后。上班的路上我就想杜兰特的加盟勇士就是为了一枚荣誉的戒指,这样确实打破了竞技体育的精神。搞不好,骑士今年会被横扫。

又想起没内嵌师傅说过的话,石油精神似乎已经绝迹了,社会的趋势都是与利益挂勾的,谈精神得让很多钻井工人生活潦倒,不止一次的质疑自己,有没有在这里坚持下去的理由,大环境逼迫我们这样的工人向着钱多还不累的方向靠拢,最起码要钱多。这是最真实的。

我对挣多少钱也没有多少概念,可能是刚毕业,之前学校里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师傅一句话,虽然表达的语无伦次,但是让我内心起了波澜,看来为了生存,都不容易,看来,谈精神的口号是必须建立在一定物质基础上的。

师傅说过几天下套管就忙起来了,这个工作你在旁边看看就行,不用参与进来,外来的人配合我们。我说,力所能及吧。
上午雨小的时候,跟着师傅,还有工长把液压大嵌拆开,检修了下,更换了相框,还有些什么零件记不住了。我只是跟着拆螺丝,师傅装起来,我在装螺丝,修好,又把液压大嵌卫生搞出来,看着他们给顶区把油换了,师傅说顶区可是个好东西,应对井底复杂情况很管用,一下打一柱,之前是一下一根。我大体明白了些。就是设备越先进,相应的人员的劳动量就少了很多。

中午出了太阳,温度有些回升,午饭是鸡珍,我就吃了点,爆炒豆角,麻辣豆腐。紫菜汤。
下午这小雨一直下个不停,生活区供水坏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上水,有可能是泵坏了,电气工程师,我,外嵌工,内嵌师傅,4个人缕着线向山下的小河走去,我这也是第一次走在乡野小道上,裤腿很快被露水打湿了,走了有接近半个小时吧,到了河边上,整条河在路边被一道半米高的石墩拦住,石头墩相当于一个水坝存住了半米高的水,存不住的没过石墩流走。
泵就放在岸边石墩的积水处,泵头上引两条铁丝栓在路边树上,防止大雨泵被充走,我们四人站好位置,顺着铁丝找到之前抬泵挽的扣,用铁棍穿过去,一人两边,同时使劲,泵很沉,费了大劲拖到岸边,电器工程师拿着表量了一阵,是电线进水烧了线,又剪线,结线,用报话机喊机房的合闸试试,我们听到泵嗡嗡的转声。
通知机房断电,我们又把泵放回原位置。
电器工程师一人发了跟烟,点上,歇会,我们就在河边聊天扯淡。
这一天貌似又要过去了,吃饭前在储备罐下面跟班里同学聊着各自实习情况。不错。

又到了晚上,师傅来我屋坐了会,我们聊了聊,稍晚,就回去去睡了。
睡!梦里梦到小时候跟发小门在石油大院里无忧无虑的玩耍。不去思考未来会怎么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天 一整天多云,早上水气重,中午闷热,持续到下班,晚上天气预报说有雨。

早上开会说,经过商讨钻时不错,继续打,感觉正常打钻,还是不错的。接着又是各个大班的老生常谈,我也没有细听,不过已经习以为常了,看着大家木然的状态,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上午搞封井器卫生,井架工和我内嵌师傅,爬到上面,我和外嵌工在下面擦,感觉这个红色的大家伙挺好玩,师傅跟我说,贵州这边地下天然气压力高,钻进过程中,这是确保井下天然气在可控范围之内,不至于造成重特大事故,四川那边天然气泄漏造成的损失不单单是死几个人的事。

不过,没事,眼下这边这几年技术都很成熟了。问题不大。我先拿水枪把下面冲湿,再拿棉纱用力擦一遍,在用水枪冲一遍,很是干净了,师傅他们上面也是如此,他们站在一边,我们先冲湿,由于以前保持的不错,上次起下钻完,都搞过了,这次就是由于下雨,还有我们冲钻台面,钻台面上泥浆漏下,滴到封井器上,不多,我们大体冲了冲,简单擦了擦,就很干净了。

然后就是把方井里的水,用泵打出去,打到最后泵抽不到了,师傅和井架工下去,拿铁锹刮了刮,把水刮到放泵的铁桶里,快满了,喊我合闸,水就打出去了。积水不多,没费多少功夫。

中午吃饭之前,我们在值班房分吃了个西瓜。副司钻拿出来个小音响,放着那些80 90年代的音乐,我们就这样等着中午饭。

午饭吃的是兔子肉,有点难以想象这边有养兔子的。炒油菜,凉拌豆芽。汤是鸡蛋西红柿汤。

下午又整了整,钻台面上的杂物,擦了擦,钻台设备。有风吹过井架,柔柔的,我看着远方连绵起伏的小山,有些想家了,再想百年之后,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呢,又想,从远处山上的人家看到真么个铁家伙,是不是很煞风景呢?真么美的自然环境,却为了发展经济,强行破坏掉,真是没有意义,听说有个附近村里70来岁的老人,那些当年自己的推断理论,证明这片土地下有天然气,想些这人真是列害,有生之年,也算圆了一个心愿。

想起师傅那晚喝酒说的,他当时就打算干几年,挣个房钱,就回家去,做点小生意,过点朝九晚五的日子,一家人不会为了生活儿生活。我觉得也是,感受到了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压力。走不了了,各方面都给你束缚住了。

从一个环境跳到另一个环境是需要多大勇气。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刘欢唱的那样,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基层挣扎的小职工,从头再来成活率有多高?

我呢?我自己呢?至今还不知道做什么?别像师傅一样一时血热,无所谓的选择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对了,师傅给我的建议是若是能招工,回去干和采油吧,别来前线。

不知道到底师傅被这行业伤到了什么程度。

时间就这样走着,赶快来不急思考。

下班,洗漱,躺床上,看了看新闻,玩手机。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0 17: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0 17:20 编辑

第13天。自从接班开始,小雨就时下时停,苦逼的起下钻,穿的师傅给的雨衣,质量不行,一会就透。

早上交接班,说了夜班短起下的情况,4300多米,不太好起,开泵划过去的,下班之前下到底,循环等后效,无非又是拾掇井口工具,站井口注意安全,等等,不得不强调得事情。
开完会,出了会议室我问师傅什么是后效,师傅说就是确保井底安全,起钻不会出现事故,减少井底风险,又解释了很多,我仍然不太明白,大体感觉就是确保安全吧。

去钻台面清了清上面的水,把工具查了遍,归类放好,场地上放的新钻头用气葫芦吊到钻台上,就这么等着起钻。天上的云一片一片的,不规则的很,墨色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远处的山云雾缭绕,山上的树木满满的,浓浓的绿意,空中布谷鸟的叫声掠过,看不到它的踪迹。

骑士3比零落后,明天在输一场总冠军就没了,还是希望他们能够逆转。祝福。
中午吃完饭,就开始起钻,双吊卡,内嵌师傅扶嵌子,我刮泥浆和策应,开始这几柱很慢,我拿着自制伐刮泥器,蹲在井口,这刮泥器就是,两个木棒中间绑了个结实的塑料布,绕在钻杆上,随着钻杆的提升,我稍微用力,钻杆上的泥浆就都流到井里了。有井口溢出的大量泥浆蒸汽闻起来很难闻,师傅说你换个方向战,现在正风向的一侧,我一看真是那么回事,一柱起完,我把刮泥器,放在旁边准备好的水桶里,用水涮了涮上面的泥浆,然后把顶区上的吊卡上的安全销子拔下来,吊环提出来,我和师傅一人一边把吊环放在井口的卡瓦上,插上安全销子,新的一柱就起上来了。

如此往复起到第9柱,装了正规的刮泥器,就是一块大橡胶中间一个比钻杆细的洞,装上之后,放在方瓦下面,起钻的过程中,靠方瓦的重量使得刮泥器在钻杆上滑动,漏出钻台面上的钻杆就没有泥浆了。

起了1个来小时,值班干部和外嵌工把我们替下,休息会。
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气动卡瓦,在使用个机械臂,几乎不累。
看着陆陆续续几量卡车拉了些铁罐子到了井场,后面还跟个吊车,师傅说套管来了,接着就看到大班门出门指挥吊车卸套管。

晚上倒下来吃饭,晚饭土豆丝,漏肉,辣炒豆角。西红柿鸡蛋汤。不错。
天色暗了下来,我们在钻台上面等待他们来接班,远远的看见他们从远到近到钻台,在进值班房,在开会出来,接班。这段感觉时间真慢,等待,等待。
套管卸了有一半吧,晚上可能还要加班卸会,这是我第一次来井队见真么忙碌的场面。

下班,不知怎么的,感觉今天过的平淡,没有心情。是不是生活就是如此这般?
想了很多,洗澡,躺床上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7: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1 22:08 编辑

第14天 天气不错 小风吹着 小云在天上慢悠悠的走着,小太阳的温度不高。一切刚好。

早上接班,布置了任务的重点是把摆在场地上套管上的护丝卸掉,通经,擦公母扣,通井。我和几个大班负责套管的通经,擦扣,其余人上钻台通井,就是把井里不规则的地方下一个专门的工具,让井底顺畅,不会出现哪里受阻的情况。通井可能要痛几遍,每次增加些通井的工具,看样子得有个两三次,就是连续的几次起下钻。

下了班师傅跟我说,开会听着都头疼那,又是连续的起下钻,一根一根来吧。
我跟着司机长去柴油罐那结了半桶柴油,又给他们接了半桶,工厂拿了几条废旧的毛巾,一人一条,预备了几条,安全员拿了几双皮手套,一人一副带上,分开,2组,一组一边。开始擦除套管扣上油污,我和工长,材料员,安全员一组,另一边是技术员,司机长,电器,泥浆大班,另一个工长一组。

安全员说,我和材料员先埃个把大油蘸出来,你们跟在我后面再来一遍就好,然后我们就开干了,安全员和材料员开始擦,我和工长在后面跟着擦,擦了有一半吧,又换了半桶柴油,套管下面事先放好的塑料布上面滴了很多擦扣多余的柴油,擦完收起来,扔进垃圾坑,有效的防止了环境的污染。

擦扣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尽力擦干净。

中午吃个饭,我在值班房休息了阵子,下午又和大班们通经,一个和套管差不多粗细的铁筒,不太沉,有1米半的样子,前后各用软的自来水管线穿上,我们把管线从套管里,这边申到套管那边,那头的师傅们抓住,慢慢拉起来,直到这边的铁筒吃上劲,我们把铁筒,后来我知道这叫通经锥,放进套管里,那边的师傅们有拉的,有把水管线伸到旁边的套管里往这边输送的,我看到水管线从刚才我们送通经锥的套管旁边的套管边出来,我就慢慢拉紧,随着那边一个手势,说拉,看来通经锥已经就位,我们就慢慢来起来,就这样一来一回,2跟通完了。
期间,有通到一半通不过去套管,就用油漆划个叉,意思为不能用。通了一排,大班们示意休息,又都到会议室吃西瓜起来。
工长说让我吃完,休息会,给钻台抱2个上去。
就这样,我又上钻台跟他们倒了倒,天气很热,钻台上开了个大风扇,吹的风很大,确也不是很热。
晚饭倒着吃。
今天感觉很累,洗了澡,就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16: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2 17:32 编辑

第15天,天气一直阴着,从上班到下班,没见太阳的一天。

今天下了班,就可以休一个24,然后明天晚上上夜班,经过请求,我也跟着上夜班,看样子,大家还都是喜欢上夜班的,夜班事情少,检查的少,这是内嵌师傅说的,保持好卫生,确保设备的正常运转。晚上还可以倒着睡睡,其实睡觉是绝对不允许的,不过你来上几天夜班试试?就知道了。

今天的任务还是给套管通经,昨天通了一排,今天上午在通第二排,下午在通第三排,然后有时间捡捡地上乱七八糟的护丝,码好,放在一边。

还是原版人马,不过地二排高度低了,给通经增加了难度,要弓腰装填通经锥,所以很累,我们通几根,歇一歇,看着钻台上他们在起下钻通井,也是很慢。工长说,差不多中午就要下二扶了,就是多下一个通井的装置,看样子还要下三扶,有的井打的不好,光通井划眼就10天半个月,咱们这算好的,顺利的。不过也难说,昨天井下就一个点比较不好弄,不知道二扶,三扶咋么样。

通完第二排基本到了中午饭了,午饭是排骨,辣子鸡,豆角,汤是疙瘩汤,感觉不错。还有早上胜的没有吃完的葱油饼,一盆土豆,旁边一小碗糖。

中午歇了会,由于天热和大班门先把护丝收起来,摆在一边码好,不过半小时干完了,可是天气闷的厉害,没有风,阴个天。钻台上气葫芦来来回回,看来是为第二次通井在做准备,往天上看,能看到很高的天空有老鹰在盘旋,类似于老鹰吧,一样的鸟。它们也在好奇,下面的人类,你们在忙什么?

说起忙什么?我感觉我对这井队也不过只懂了个皮毛,可能是抱着实习的心态,也没打算干这行,就没怎么上心。师傅说这行不难,出体力的活一两天就学会了,他那时候来的3小时学会了液气大嵌的使用,2躺钻能顶架工,不过钻铤自己后来摸索了阵,副司钻的岗用了半个月,司钻刹把扶的也行。至于井下复杂情况,那真是有学问,还有泥浆学问深,这是师傅说的。

拾掇好套管护丝,我们又在值班房歇着,西瓜,绿豆汤,都不错。

下午3点来钟开始通第三排,这排难度更大,最底层,由于前两排摆的也不太规则,很多需要蹲下往里走两步,然后把通经锥放进去,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难度确实大,不过还好没有几根,就是最后一排通的速度更慢了,蹲下,移动到前两排遮住的空间,抬起通经锥的一边,放进套管里,一点一点抬起,往套管里续,那边慢慢拉,必须配合默契,急不得,就这样,晚饭了,通了有四分之三,还剩几根,决定明天通。

晚饭是带鱼,毛血旺,土豆丝,汤是鸡蛋汤。馒头,米饭顿顿有。

今天更累,晚上跟班里人在司钻房子里喝点酒,吃了点,感觉不错,都是小镇上的手艺,值班车捎回来的,想了想,明天决定和师傅去小镇上转转,走路10来分钟吧。不远。
倒班,那个班的人,也就是明天接我们白班的人都到了,又多了很多新的面孔,宿舍里来了一个老师傅,据说是那个班的司机。
喝完酒回来的早,不能耽误人家休息,不过老师傅这呼噜声我也是无语了,还好之前宿舍里就有同学也打咕噜,适应了。
再加上由于累,很快睡着了。明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16: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3 16:55 编辑

第十六天 第一个夜班,白天天气多云,夜晚下起了小雨。

倒夜班,白天就不用去上班了,宿舍里新来的师傅起的很早,简单聊了2句,他们就去吃早饭了,等到夜班的下了班,他们就解放了,师傅穿了便装,我也换上,跟着副司钻,架工,我,我师傅,四个人往小镇上走去,感觉也好。仿佛重回了人间。水泥路上偶尔车辆经过,穿着夏装的当地居民,身材不高,嬉闹的孩子们天真烂漫,普遍不胖。

路两边普遍几户人家,2 3层的小屋,小院别致,院中种些瓜果,树木,格外茂盛。没走几步就到了小镇上,这镇子不大,三天并行的马路从镇头分开,在镇尾又合拢成一条,路两边都是密集的生活区,底层是些商铺,卖熟食的,小吃的,水果的,理发的,家电,超市,蔬菜肉类市场,很全。

在一家面馆请他们吃了炸酱面,感觉这面没有北方的好吃,许是吃不惯吧,又陪着师傅理发,超市买了些饼干,趁他们理发这会,我就一个人又在镇上转了转,镇中偏后,一条小河横贯小镇,河水不多,但很清澈,我站在桥上向下面望去,水里水澡绿油油的随水流晃动,没见有鱼,就2只青蛙蹲在岸边,河两边树木繁荣,这边小咬很多,记得刚来第二天我就被咬,手臂上包肿的很大,上了清凉油,风油精不太管事,师傅说,等几天有了免疫力就好了。

至少现在被咬了,不会在起很大的包了。我在超市撑了几斤饼干,买了些可乐,够我这几个夜班吃的就好。
下午回来睡了会,接近6点吃了晚饭。7点多开始上夜班的第一个班。
开会的时候强调了第一个夜班,不适应,注意安全,晚上主要任务就是通井,二扶还是比较顺利,没有什么难通的节点,晚上起钻完,3扶在通一遍就开始下套管咯。
晚上下起了小雨,我穿着雨衣跟他们倒着站井口,也简单,机械臂,气动卡瓦。就是站着累,师傅说以前没有监控,井口抽烟,坐着操作都没事,眼下抓得严,这些都违章。逮着猛罚。
然后11点半吃了夜班饭,2个菜,爆炒辣子鸡,西红柿炒蛋。还是倒着吃完了饭。我不是很饿吃了点,况且带了饼干,饿了再说。
可能是第一个夜班,比较兴奋,后半夜3点多困了,他们把我倒进去睡觉。5点多我起来在替一个,感觉干些干些天就亮了,他们就来接班了。这几天工作量的集中让我真实感受到了井队钻工的不易。
天亮,雨停,下班。
很累,吃早饭,洗漱,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7: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4 18:32 编辑

第17天 夜晚的天阴着下点雨,然后阴着,在下点雨,就这么断断停停。

白天睡了一阵,醒了一看表,才1点多,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下雨声,拿起手机,翻了翻手机,看了看,骑士队输了,哎,我喜欢的,支持的队输了,心里挺不是滋味,詹姆斯又老了一岁,不知道明年会怎么样,起身把逃生窗打开,看着外面的风景,云山雾罩的,心情不错,若不在这里干活,生活在这里也不错,环境不能说是仙境吧,但确有高人隐士的意思。不用挣钱,不用多想未来,就这么自给自足。到老。

有这样的女子陪你吗?你找到了吗?或者人家愿意吗?内嵌师傅真么问我,我无语,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会遇见怎么样的女子。

来,小张,点个跟烟。内嵌师傅给我跟烟,天气潮湿闷,抽根烟歇会,睡会,然后把他们替进来。三扶通井最后的一躺,已经快起完了。
我抽着烟,这是我第二次抽烟,感觉烟很呛,确实提神,黑暗中在偏房,看到白色的烟一直向上扩散。我靠在椅子上,师傅躺在两张并着的椅子上,就这样听着外面传来的轰隆的机器声,感觉这便是钻工真实的生活吧。

到我和师傅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师傅刚睡醒大样子,我精神也一般,游车上提钻具,我操作气动卡瓦,稳定了,师傅开始卸扣,听着咚的一声,扣卸开了,师傅退回液气大嵌,我拿着机械臂的操纵装置准备上前夹钻杆,还没提太高的钻杆里泥浆就喷了出来,我没来的急做任何反应,从上到下已经被喷了一身,我感到有泥浆顺着脖子在往下流动,赶紧闪到一边,身上360度被泥浆覆盖,我师傅被溅了半身。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起钻从司钻房出来,说到,回宿舍你们洗洗,我跟着师傅下梯子,回宿舍,走在路上一步一个泥浆的脚印。身上充满着泥浆那种不是很臭带点涩的味道。
我和师傅来到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活脱脱就是一个泥人,像是行为艺术里摆造型的艺术家。我们把工衣放一台洗衣机,里面的秋衣,秋裤,放一台,内裤自己洗。
我站在喷头之下,让水冲着自己脖子上,头上的泥浆往下淌,想起了小时候水库边上玩泥巴的情景,把水库边上的泥土踩松,很陷,一群小孩子在里面推推搡搡,在泥里滚,也是一身泥。
怎么样?师傅问我,我说还好,他说这样的事情近几年出现的次数不多,我这是第二次没注意,疏忽了。
听着师傅的话,我的心里想着,之后这工作我是不会选择了。
洗完,擦干净,穿了换洗的一身,洗了工帽,歇了半小时,喝了点师傅泡的茶,就又上井上走去。
那是天空已经大亮,可以看见墨色的流云不规则的一层压着一层,有淡色的,有深淡色的,有浓墨色的,看来白天还是要下雨。
到了井上,已经起完了,简单做了做下套管的专备。
下班。
吃了早饭,看了看工衣房烘的衣服,倒床上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16: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5 16:09 编辑

第十八天 从晚上七点多开始就一直下着雨,到了接了班反而更大了,,一晚上就是这样的中雨,我和夜班的师傅们在场地上,内嵌师傅他们在钻台上下套管。

开会强调了安全,,主要是雨天,绳套的牢靠性,总是就是开会重点围绕着安全说了说。接班开始下,我在跑道的前头负责挂绳套,等到套管吊到我这里,我在用钩子勾住深套,在下面解开,钻台上再把套管吊上去,我还是不太明白上面是什么把套管下去的,感觉井眼不大,这么粗的套管能下到底吗?这是我的疑问,还有就是真想上去看看,昨天吊上去的那些下套管的工具是怎么用的,究竟是谁发明的,这么有脑子。

雨有些大了,打在雨衣上,感觉这雨衣不是很办事,里面不透气,潮湿得很,再加上这雨衣开始还防点水,到了后半夜,根本就不起作用,还有雨小了点,都脱了雨衣干,趁着钻台偶尔有一两根难下,或者灌浆,我们就找地方避避雨,或者到顶驱房空调那,点击出风口那考考。一时间空调的风机上插满了湿着的手套。

这时候我会想起,内嵌师傅的话,这就是民工干的活,或者你让一群民工来干,人家嫌钱少就不来,或者不干,总之钻井队这活在油田形式不错的时候,工资待遇还勉勉强强,油价下跌,改革之后,薪酬的一降再降导致了钻井工人根本提不起精神,如师傅所说,社会主流就是追求利益至上,石油精神在现实面前也得妥协。

尽管在难,师傅他们还是在坚持着,当你适应了一个圈子之后,就懒得再去适应另一个圈子了,不是谁都有勇气往圈外跳,铁打的井架,流水的钻工。薪酬不高和人员太少是目前井队的两大硬伤,几年来,仍无法改善。

又要开始了吗?钻台上打喇叭了,四处躲雨的人员又集合到场地,气葫芦响起来了,套管丁玲咣当的响起来了,人员开始咋呼起来了,本来平静的夜就这么被打破了,我从刚才师傅对我的诉说的回忆中醒过来,我能帮他们些什么呢?语言上的?物质上的?哈哈,真是不自量力,我不过是一个即将步入社会的一穷二白的书生。

想到这里,我笑了,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吗?别忘了在扣上涂上铅油,别走神,那边的大班师傅喊我到,我抄起铅油桶里的刷子。又挨个给了几个套管抹了铅油。接下即将吊上去的套管绳套,离开跑道一段距离,伸手示意钻台左边扶气葫芦的可以网上吊了。

来饭了,一辆小车亮着灯从远处的道路上使过来,车灯穿透下着的雨,给饥饿的我们带来了缓和的希望。
干煸排骨,西红柿炒蛋,水煮肉片,三个硬菜。晚上这排骨炒得不错。
值班房里顿时热闹起来了,大家天南海北测扯着,你说这我,我说这你,斗嘴的,开玩笑的,其乐融融。
吃了夜班饭,简单休息了会,又开始下套管,下面的人倒开,一人休息2个小时。在一人休息一小时,6点天亮在一起干。
雨夜,就这么干着,我在值班房迷瞪了会,有点累,累了就不会想多了。安心歇会。等天亮。等下班。

不知道衣服湿了多少次,比昨晚上泥浆喷了一身还疲惫,回去开了电暖器,烘着衣服,早上吃了2个鸡蛋,几根油条,喝了碗豆浆,沉沉睡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7: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单挑丨井队。 于 2017-6-17 21:25 编辑

第19天 天气还是阴着,之前听说过他们说南方多雨潮湿,没想到这次实习是深刻的认识到了,还好宿舍里那师傅来了一直开着电暖器我才明白是为了干燥,我回屋子再开个除湿,屋里就好多了,今天晚上阴着天,几乎没怎么下雨,不过还是潮湿的很。

下了没几根,就下完了,接着就开始固井了,固井的车老早就在井场里放着了,他们的人接好了管线,我被派去舀泥浆给他们的人,侧密度 。固井的人过一阵舀出一杯泥浆,我把泥浆给那边做着的人,他在那里量好密度,记录在本上,另一个外钳工负责另外一量车的。

能听到周围青蛙的叫声此起彼伏,固井很快就结束了,下一步就是后凝一段时间,我们晚上收拾收拾井场,用水泥垫了垫固井车漏的油,搞搞卫生,下半夜就歇着了,井场里设备都停了下来,十分的安静,终于我感觉井队与自然如此和谐,估计从远处看,这边就是井架灯映出的轮廓,像是我从钻探面上看到的远处小镇的一排路灯。

晚饭吃的是辣子鸡,麻婆豆腐,味道不错。

吃完饭,歇会,安排好值班的,大家开始休息,我找了快木板放在司钻房后面,第一阶梯子上 ,坐下看着远方,胡思乱想了起来,钻井队究竟是什么?我的未来究竟要干什么?

自己以实习的身份抱着玩的态度来,井队不是很好的探险地,压力不大,若要是真的分到这队上,或者说真的就让我在井队干一辈子,靠这个职业谋生,养家糊口,我能行吗?况且井队的矛盾和制度我也耳濡目染了些,只是没有牵扯到我,利益,劳动量大,混,哎!

远处小镇上的路灯还是亮着,如同守护着这小镇一般,远处的山上几点零星的人家还连亮着灯,哪里都有人啊,不过确实感到了些许温暖。

上完明天最后一个夜班就回去了,确实没有什么感觉,以局外人的身份在井队活20来天,看来不难,难得是坚持下来。
有次问师傅:究竟什么?钻井队?师傅只是看着我笑了笑,要微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有些事情还不要去想就好,既来之,则安之。做好自己的岗位工作,无愧于心,就好。
这天晚上我看着天渐渐的亮了,生命中又少了一天。不知道我来这实习是不是浪费时间呢?要想起来之前坐火车的情景,买的硬座,从这头走到车尾,真实人生百态那,井队也是这样吧。
下班,吃早饭,洗漱,又跟师傅聊了会,睡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1: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0天,最后一天,还是阴着天的一个夜晚,候凝,简单安排了些下一开要做的工作。搞搞卫生。拾掇拾掇。基本没什么大活。还是上个夜班的流程。

下了夜班,值班车,送我到就近村上的车站,从车站花了30块钱到了贵州的火车站,经管员帮忙定的票,卧铺下铺,要做一天多方点才能回家。

下午三点的火车,中午不到就到了火车站,周围很是热闹,就像赶集一般,很多被个大篓的人,在那里卖荔枝,刚摘的荔枝,4块钱一斤,我来到一个大妈摊钱,她热情的招呼我,让我尝尝鲜,我吃一个,真甜。
真好吃,比较里那边20 30块钱一斤的好吃多了,我就买了5斤,没事火车上吃点。

街边商铺卖粉,卖米的多,坦白说我吃不惯,还有各种油炸的食品,辣椒上的很重,吃辣椒驱寒,去湿是对的。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纯玩的话,心情是如此的舒畅,钻井队这几天的辛苦,早就抛到脑后,车站的操场上,卖水的,卖充电宝的,问你去哪里的,提供住宿的,真热闹。我买了2包方便面,几带饼干,准备火车上饿了吃。

2点半检票,上了火车,给我的内嵌师傅发了短信,送给了他祝福,对面的下铺是一个姑娘,i研究生刚毕业,没事我们就聊起来了,我跟她说了我在井队实习的经历,她表示理解,因为她是做新闻媒体的,读到过海上钻井平台的事故案例,感觉我们这行风险大,抛家舍业的,不容易。

我才觉得找份好工作真不容易,每个人应该都活的不容易。我是,我的内嵌师傅也是。很多东西应该珍惜。吃了点东西,睡着了,半睡半醒的,火车咚咚的声音,仿佛自己又看到了在井上班上那些熟悉的面孔,司钻,副司钻,架工,内外钳,场地,泥浆,机房。。。

他们都笑着,笑的那般灿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6-23 08:58 , Processed in 0.43124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