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回复: 0

第二十八章 吊装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23-3-10 06: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D.Lemon.1900 于 2023-3-10 06:22 编辑

六盘水 木果镇 果一井
第一天只有些书记买的围栏,垫板,方木,槽钢,三角铁,放在井场中场的压井管汇坑边。无忌晚上留守生活区,我则上井看井。穿了层保暖,也没觉得冷,带了手电,趁着黄昏的余光,上井。月牙在1点钟方向,当地人家简易的小瓦房里,冒出做饭的炊烟,飘荡在山间,散在一片一片的松树间,饭菜的清香和着柴火味让我想起,回老家,做饭烧柴拉风箱的村庄简单质朴的生活。
新井场一个半足球场那么大,主要看守的东西一目了然。刚进井场,地势稍高的井场边,钻前雇的老百姓临时搭的一个窝棚,便是他们临时休息歇脚的地方。几根竹竿撑起一个三角形的简易小屋,草编织的大厚毯子固定在屋顶及四周,遮雨挡雨用。里面一张简易的大木板床,床上一床潮湿的脏被子,地上烟头不少,喝完的矿泉水瓶子零散四落。
绕着井场仔细转了圈,整个井场全覆盖水泥基础,广西那边只有后场是水泥基础,前场铺石子,有三麻袋搞卫生的棉纱扔在压井管汇的坑里。进场东南角几座坟墓上杂草乱生,井场整体在高处,西北角三四十米处有条沟,沟里干涸,两边树木不多,月下一直延伸到坡下不见尽头的地方。借着泻下的月光,井场静谧清晰,我拿着手机给梅儿发消息,到贵州六盘水了,你最近怎么样?她回我消息,忙着考研,考编。不回来招工吗?考虑过,目前油田还没有招工的消息,不过八成是不回油田了,我要和我对象待在这个城市。那结婚跟我说一声吧。我说道。她说道,你怎么样,工作稳定了,就抓紧找个对象吧。我看着这条信息,望着他乡的月亮,我是入错行了,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制度让我无暇去想以后的事情,感觉到钻工不太好干,多数需要在一块配合的活,总有不愿出力的,最后出力的也不出力了,导致互相指责,谩骂,甚至大打出手。夜班起下钻站井口一站站一晚上,不太好熬。最起码,晚上我是非常不想干活,开始每天琢磨怎么离开这里。我给梅儿回发的短信,删了重新编辑,又觉得不对,又删了重新编辑,最后我回了句,恩。下定决心休班之后就不回来了。干点别的去,心情舒畅很多。在井场上漫步绕圈溜达。想着以后干点什么合适呢?十二点钟过后,气温明显降了下来,我把三个棉纱袋子从管汇坑里拿出来摆好,做了张床,躺在上面,看着天空如珠如钻的星星,在银河里,我伸手,说不定能够到,捞几颗。十一月初的天气,清冷,没什么蚊虫,偶尔的几声轻声鸟鸣,像是鸟儿睡梦中的呓语,又像是在哄我入睡。
我沉沉睡去,半夜被冻醒,只觉得有股寒气沁入全身,看看时间,快三点了,起来跑了跑步,撒尿,还是觉得冷,跑到井场口的窝棚里,拿回脏被子,裹上,没一会,又觉得潮湿太重,不仅冷,还湿,又把被子给人放回去。把三袋子棉纱全部倒出来,麻袋放在地上铺好,在上边铺了些零碎的棉纱,成大块的连吧连吧,组成更大的绑在身上,这一招取暖还管点事,至少晚上没被冻着。第二天还是没来几车货,吃了晚饭,书记说晚上给清水池打水,让我顺着路边电缆线往坡下走,走到河边,有一个小屋,里面有闸刀,合上,再到桥边听听泵的动静,回井场看好水管线和清水池水位,满了,在去拉下来。这一套也是请人才接好没个把小时。泵不转的话,不允许到河边查看,只在桥上观察即可,回井场看出水量,给我回个电话。
有星已经点在浅黑的天际,在井场简单转了一圈,就往坡下走去,路上没人也没车,几棵芭蕉树,黄色花的雏菊,走几十米就能见到几朵,还有结小红果子的类似枸杞的植物,猜测是楠木,木兰或桐树的植被,拿着手电一路向下,穿着工鞋走石子路,坡度大,不及防,会滑一下,站稳,接着走,以为很近的地方,走了接近半小时,才听见河水声,进了才明白从远处看的那一盏孤灯不是人家,而是桥边小房子上探出的照明灯,我把闸刀合上,隐约听到机器嗡嗡转动的声音,两步上桥,泵抽水的声音很大,就是这坡度够大,不知道泵的功率怎么样?能抽上去?我在桥头走到桥尾,桥尾那边又是一个上坡,不知通向哪里的世界,河水挺深,缓缓流淌,桥应该有些年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的,桥上直接铺的一块一块凿平的长石,护栏也是更细更长的条石互相卯榫在一起,桥面人走车碾的光滑泛光。倚在护栏上,歇了会。又上坡,回井场。
后续的两天,井队人员陆陆续续赶来,井上设备,散件多了,我和无忌晚上一块看井,后半夜困了就一个睡会,一个在外面转。有最晚接近零点的货车到井场,压车的随行井队人员,无忌把他们带回生活区。大车司机则在车上睡一晚,也是真够辛苦,零散的件很快堆满了井场,从我睡麻袋的第二天,一些房子陆续进场,晚上可以进屋躲躲雨,躲躲寒气。这边民风还算纯朴,没有半夜摸上来的,听说,广西那边老百姓不太自觉,顺点,坑点,堵路,不让车走,也不知道是工农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书记给我们一人买了件军大衣,说是防止晚上看井冷,这是我第二次感觉到书记的温暖,第一次是在广西,下起小雨,队上发的雨衣没有带上井,他看我站在场地上挂绳套,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书记带着雨衣走到远控房前,我在那里躲雨,他递给我雨衣,微笑道,送你了。我说,先穿着,雨停了,给你送回去。刚来井队,又几乎远在天边,有个人不经意关心下,心里挺温暖的。
发电机发起电,人员陆续到齐,按照各自岗位住了宿舍。房间还可以,比广西的民宅是小。开会书记强调了宿舍,餐厅使用规章制度。机房的陈忠宪,张金青接替我们看井,我和无忌正式跟班,无忌一班。我二班。清早开会,一个班站一排,大班站前面,队长去涪陵前线开会。书记安排工作,一班,三班,两个副队长带队,一人指挥一部吊车,装底座,装架子,二班也就是我们班,跟着副队长马士云扫外围。三个班的副队长全权负责。书记负责解决疑难杂症。我们班,班组共十个人,司钻勒正宣,副司钻季长辰,井架工孙元识,内钳工李嘉乐,两个外钳工,刘在一,花向南,场地李海强,泥浆工高华,司机王义达,司助陈忠宪。上午主要负责外围的一些设备的就位,辅助其他两个班的主体工作。
先是把防喷管线用吊车尽量甩到最远,人能少抬两步是两步。接着把一些钻台的零散设备放在井架就近的地方,比如护栏,猫头,气葫芦,方便安装,再开始解决泥浆,机房的安装,摆放问题。下午,开始摆储备罐的支架,待储备罐进场,二十八个罐,挨个依次摆放。除去泥浆,机房,各自回岗位安装,我,季长辰,李嘉乐,一组负责吊物到达指定位置,摘绳套,其他人负责吊物的选择,挂绳套,老季四十出头,留着三七的分头,浓眉,与我一般身材,他告诉我,先距离吊物远一点,待近了,稳了,低了,再过去,别在吊车的大臂下走动,尤其吊臂吃重的情况下,站位要准确,看看周围,不要站在死角,一旦吊物不稳,或者脱钩,要有逃离的空间。不管干什么活,确保脚底下没有磕磕绊绊的物品。只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与老季就混熟了,像是之前相识一般,我就觉得老季好说话,干活他总是抢在我前头,一个人先出力,让我和嘉乐辅助。成捆的放喷管线与配套的螺栓就位,随着吊车前行,把泥浆的固控设备甩到罐上对应位置,泵房的高压水平管线,梯子,上水管,吊进泵房,机房柴油机的排气管,万向轴上的梯子,并车箱上的小航吊,送到机房指定位置。马士云带着我们到储备罐支架后面歇会,等罐来,受场地限制,摆一个L行,一直连到机房油罐前,支架没有吊点,有的从车上运输过来,是一正一反装车过来,这就要求,找到支架合适的位置,用卸扣连接两根绳套,叮了咣啷的,我看着挺害怕的。
大家抽着烟,玩着手机,直板按键的居多。在一道,看路过咱们营地门口有去镇上的公交,不知道多长时间一趟?老季道,早上六点半有一趟,吃早饭的时候见了,往前走一步,上井的路不拐直走一百来米有个自来水净化站,那是个站点。在一道,倒班镇上转转?元识道,可以。元识一米八五的个头,肩宽腰厚,力量型的。司钻勒正宣道,一块出去用班费吃个饭。老季道,我主要是看看当地有没有什么特产,带点回去,给亲戚分分。嘉乐道,广西那边老百姓自己家酿得酒,可以,一坛二十五块,我休班常带几坛回去。不知道这边能遇见对口味的酒吗?找找吧。话头一转,接着说道,研究研究休班路线,怎么走先到木果镇,还是直接包车去六盘水。真么休班算来,咱们距离春运很近。正宣道,问问队上先,看能不能值班车送送。士云自言自语,这边的地貌跟陕北差不多,我看他望着后面的山沟,抽一口烟,双手交叉在胸前,似是回忆以前的往事,晚上看井,对这条沟有印象,现在细看,沟边都是叫不出名的低矮的灌木,轻微得水土流失,一条沟迤逦向下连向远方。士云转头问老季道,王千悦不干了?老季道,看样子是不干了,小李这不顶他的岗。我慌忙问道,不干了?就是辞职吗?不回来了吗?老季道,我们这临时工,走了也就走了,牵扯不大。你们若要辞职,就不太划算。我心里有点空,这刚跟王师傅还没认识几天,他就走了,想起来,晚上看井下班,他让我帮他把他被子拿出来晒晒,我回去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忙也没帮上。场地上的流程,基本都是他教我的,我想着发个短信,送个祝福,又觉得才认识不久没必要,一时想联系,一时又不想联系,矛盾的紧。
上班第三个月,就有辞职不干的临时工,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辞职的人。
又想起几天前看井,无忌说道,他们一块培训的四十来号人,钻井液班,有一半人到了井队,都干钻工了。有新员工问领导这个问题:为什么我招工培训的钻井液工,最终选单位考试也是按钻井液工考的,可是到了单位分配的岗位确不是钻井液工,而是钻工?领导以现有岗位以满,等等理由敷衍,有气不过直接辞职走人的。至于,无忌,他说自己算是运气好的,挺感谢队上领导的。我更是疑惑,既然招工培训的时候,需求某个工种的人数是计划好的,那么培训学校肯定与钻井公司有关部门事先沟通调研?确定好本公司基层队该工种的需求人数?这就存在一个相悖的问题,我培训的此工种,入井队为什么不能分配到该工种的岗位?无忌说道,既然招工培训有这个工种,报钻井液工和柴油机工就是为了轻快些,避开钻工。若要干钻工,直接培训钻工不就完了。或者你招工培训的时候直接写明白,正式上岗的时候有几率被调剂到钻井其他工种。那就考虑是否还报钻井队?
我问老季道,他回去做什么呢?老季道,有手有脚的,钻井队也不过是三百六十行中,其中的一个职业而已,不必太纠结。也许会更好一些。也许不如这里,人生常态喽。其实不管干什么都坚持坚持,总有些收获的。上班从重庆到成都在到昆明在到北海,这一路上如此这般,有人上车,有人下车,这也是人生的一个小缩影吧。
聚合,人生常态。我也常看我们Q群里的动态。初到了井队,我是一点没有心情联系宿舍那几个,每天都数着日子休班,琢磨着休了班就不干了,去干点什么呢?又不能像我那发小哥们一样歌唱的那么好,在天桥,在烧烤摊流动赚个钱。我自己有什么爱好吗?去干什么呢?先休班再说吧。马士云掐灭了烟,问我道,小李结婚了吗?我说还没有,有对象吗?我说没?给你介绍个,海安采油厂的。我摆摆手,笑道,先不用,我自己找吧。元识道,好女不嫁钻井男,正准备在说些什么,司钻喊道,储备罐拉过来了,大家又进入上班的状态。
技术员穿个半节短袖。歪带个帽子,带着眼镜,一双眼睛不大,两颗门牙有一颗略突起,全身脏呼呼的,肚子在红色体恤里微拢起,邋里邋遢的样子,他走到马士云身旁,笑嘻嘻的问道,士云大哥,我受命前来帮你们摆罐,士云道,一天到晚在屋里待着,是什么也学不到的,出屋来撸撸铁,练练肱二头肌,胸大肌,以后好找对象。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相互开着玩笑,像是说相声一样,氛围一下子活跃起来的,活也干了,心情也不错。
摆完最后一个罐,我才觉得井场满当了,天也黑了,书记招呼大家收工,简单开了会,明天来水,今晚还要凑合一晚,夜有些凉了。
休班,休班,等休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6-23 09:40 , Processed in 0.32792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