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2|回复: 0

第二十五章 三证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23-1-19 19: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州石油会战初期,只有一个钻井总指挥部,随着油田的发展,开采的推进,划淮河为界,成立淮河南,淮河北钻井公司,淮河南共三支队伍,淮河南钻井一公司,二公司,三公司。淮河北则有两支队伍,淮河北四分公司,五分公司。后浅海钻井技术成熟,成立海上钻井公司。两千年之后,国家加大石油天然气勘探开采力度,各钻井公司开始派队伍入川,入疆,西北,西南,东北都先后送出队伍,或自己开发钻进,或与区块内其他油田共同合作。先后成立重庆北钻井公司,新疆库尔勒钻井公司,陕甘宁钻井项目部,各公司与淮河南,淮河北钻井公司一级,项目部则是淮河南的一个外部小区快,没有达到成立公司的规模,级别。淮州市以外的钻井公司又常被人们叫做外部市场。以内称为家里的钻井公司,外部所有队伍的前身,都是家中各个队,抽调组建,在新的区块打井工作,逐渐稳定下来。人员自不必说,家几乎都在淮州,就是休班的时间会被拉长,两个月休一个月最为普遍。总之,不止钻井,整个油田所有单位的发展演变都是这般,有些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感觉。因此,这些外部钻井公司的人基本都是淮州市的常住居民。外部市场的生产指挥部常常就近设置在生产一线的就近地点。关于公司员工生活的办事地点则选在职工常住的淮州市内。
签合同的地方是重庆北钻住淮州的办事处,办事处位于淮河路长江西路交叉路口北二三十米,租用的以前工厂的二层小楼,听说总部在重庆涪陵。办事处一共两层,新员工一共三十五人,钻井工二十人,柴油机工五人,技术员十人。一楼进门左手一个会议室,每人就位落座,领了一份合同,技术员签正式工的合同,一次签了五年。钻工和机工则签了劳务派遣工的合同,签了两年半。按照办事处老师说的流程和内容,签完合同,那老师朗声说道,恭喜你们加入重庆北钻的大家庭,工龄从今天起开始计时,我只是在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些许犹豫,想若是真不干了,还没到期,是不是会陪违约金之类的。简单翻了翻合同,都是些条款,一条一条的,没细看,我看了下周围,都在翻着合同看着,等了一阵,见没人提关于合同内容的问题,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事,在最后一页的签名上按了手印。合同一式两份,交一份,留一份。又通知我们三天后去石油工程培训学校培训三证。硫化氢,HSE,井控,上岗前必须要有这三个证件,考试不过不让去公司报道。
三天过后,带了些简单的洗漱用品,早上八点,办事处大门口前集合,两人一排排好队,带队老师点了名,步行带我们去培训中心学习。石油工程培训学校距离办事处三公里左右,沿长江西路直走,第三个红绿灯北拐,过淮河西路到珠江路,挨着崔庄村,就是目的地了。走路接近四十分钟,我跟旁边新认识的哥们韩锦奕,隔壁钻井工三班,聊了一路,大体是游戏的内容。
石油工程培训学校专门为从事石油工程行业的各工种,培训不同的所需证件,进大门,首先是主办公楼,后面跟着五棟五层的职工宿舍,宿舍北边是8排平房,平房里又隔开很多房间,房间很大,就是培训的场所。整个培训学校,围了一圈有着历史的白桦树,古色古香,挺拔葳蕤。进办公楼大厅等待,巨大电子显示屏上流动字体写明各类证件的报名时间,准备的材料,培训地点几号大厅。证件类别,其中包含,作业,测井,固井等。不出意外,之前班里的其他人员也都见了几个。群里到了,准备来的,也都报个数,我们宿舍那几个跟我时间点不一样,看来是要错过了。不过看群里讨论,海上钻井的要去青岛培训一个海上救援逃生的证件。正看群里的消息,带队老师说道,咱们先去办住宿,我看到大屏幕上最后流出的字体,国际井控,司钻证培训时间…
国外?还有在国外干钻井的人吗?为什么选单位的时候没有?韩锦奕拍拍我道,走了,我回身跟他混入人群,问道,还有在国外打井的?锦奕道,都是淮南淮北自己的小项目部,出去跟老外合作,就我所知的国家,埃及,利比亚,伊拉克,科威特,孟加拉,都有队伍。我又开始觉得出国蛮不错的。感受下别的国家的地貌民风。他又说道,反正都不是太好的地方,伊拉克那边据说都有当地武装拿着AK47,在满是扎刺的铁丝网围栏的井队周围站岗,国外的武装冲突你在新闻里都是看到的,去国外薪酬是高,但是风险也不小。这我也是听他们说的。他又补充道。我曾去朋友家,见过朋友的哥哥在埃及打井时的留念照片。我有些向往,犹豫,希望有机会能去吧。
宿舍是两人间,跟宾馆一个性质,三十来号人住在三楼,四楼,带队老师住一楼,给我们发了饭卡,去看了教室,说了些注意事项,就散了。我和锦奕住三楼的一个房间,晚上熟悉了培校的环境,出校门就近的居民小区里有小的夜市。我们在路边一个卖炸串的里停留,我挑豆腐皮,丸子,土豆片,茄子。锦亦则挑了鱿鱼,红薯干,金针菇。我喝啤酒,他喝可乐,在摊后的简易桌椅上坐下,等待老板把我们挑好的食材涮好,端上来。我想起高中晚自习之前,我也常去学校的门口摊上要几串串,边走边吃,边向教室走,至于上大专的时候,通常是在网吧打游戏觉得饿了,才出去买些吃的,距离网吧不远的菜市场有一个流动炸串摊,时来时不来,遇到了,我也会买些吃。还曾开玩笑的跟卖炸串的大妈说,以后也要以这个为工作。大妈说道,这哪里是年轻人干的活。总能想起之前想过要干的工作,比如也开家婚庆公司,天天参加婚礼。比如觉的卖牛肉板面的老板上年纪了,他家的面又那么好吃,问他以后不干了可以把店转给我,老板也是挥手笑,觉得年轻人,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干些事情。真不行或者干脆当个网管得了。锦亦听着我的想法,道,我那时就觉得干嘛要去工作呀,在游戏里建一个账号,潇洒的打怪赚钱,生活岂不逍遥,我挺喜欢虚拟的世界,即便你不充钱,坚持玩游戏玩几年也不错,也有成就感。比接触现实里的人强多了。虚拟的世界比现实世界美丽多了,可以去很多美丽的地图,听着音乐,看着游戏里的自己,仿佛自己置身其中,比多数时间待在这城市里,冷冰冰的钢筋混凝土的建筑群里好玩多了。我想也是,自由看来从被动找工作开始就已经是越来越不易得到的东西了。
先开的HSE,讲课的老师女老师是一位中年妇女。先讲的便是一切事故都是可以避免的。我只是记得,有一节课,她背身在黑板上写下:如果,你的领导让你违章去干活,你去还是不去?她看着黑板上自己写的这句话,思考了会,拿起粉笔想再写些什么?或者是修改些什么?一时拿不定主意,转身,对大家说,这也是你工作之后将面临的终极问题,直到上班这许多年,我们宿舍这五个人,伤的伤,残的残,领导换了几拨,我才渐渐明白,安全是多么的重要,有些领导就是按照集团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来,生产效率也不慢,有些领导直接让你违章作业,甚至他们会说:出了事我们承担,我曾想,我那时会想,人命或者伤残的事你怎么能承担的了呢?还有的领导不直接说,变相暗示,间接暗示,转弯抹角通过其他手段,比如工时分配,比如罚钱队上出,比如示意班组的带班,或者司钻大胆管理,让你违章。多数员工会听从命令,违章干活。
为什么会出现违章呢?为什么明明知道违章而要去干活呢?谁来承担违章之后出现事故的责任?请大家想一想?讲课的老师说道,讲台下的大家一脸茫然,都没有什么钻井队经历,觉得违章了就是没按规定的正规程序走?接着老师又点开视频,放了几个因为违章而造成事故的视频,挺惨烈。锦奕小声嘟囔道,哎,万一死在那边回不来了怎么办?我皱眉,也悄声告诉他,不会有事的,这些视频都是极个例,就像时不时遇到的车祸现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概率的。说道这,又想起刚开课的那句话,一切事故都是可以避免的?有些质疑,真么绝对?从什么角度说,或者理解这句话呢?我的感觉是应该是把事故率降到最低。她继续说道,自保是人的本性,如果你真出了事,领导会择轻自己的责任,因为这关系到个人仕途,牵扯个人利益。这里提到利益,所以,违章有部分是利益驱使,工作中走捷径完成指标。或者牺牲某些岗位的利益完成对内所谓的和谐。一旦造成人身伤害,这种思想无形中已经加大了事故的风险,比违章更可怕的是让你违章的思想。当然,还有部分是自身的疏忽。为什么多数人会听从安排,被动违章呢?担心领导变相穿小鞋,权利毕竟掌握在领导那里,还有就是存在侥幸心理吧。
她轻轻咳嗽了下,说道,那么,受伤之后会有人管你吗?许多年之后,当我为受伤的陈忠宪陪床时,我才觉得,赔钱真的解决不了问题,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你,这个世界多数时间,多数人是冷漠的,也理解为什么讲课得老师会用人性,效益,真么赤裸裸得词语来释意违章,来警示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职工要怎么做。可是,不听领导的会有什么后果?脾气好的还好些,脾气不好的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她微笑道,制度是不断完善的,人性化是制度最终要追求的目标,期待完美的规章制度。
培校的伙食不错,可以买到啤酒,不过只能限购一瓶。锦奕总是把他的那瓶啤酒给我,有猪头肉的话,我打一份也全部给他,要是我们能分到一个队就好了,锦奕边说边吃,嘴上沾了些油,阳光下亮澄澄的,也好有个照料,阳光在餐桌上亮闪闪的,温暖的,照在食物上,跟着一块送进嘴里,也挺温暖的,是啊,我道,也好相互照顾。我喝口啤酒,猛然间才发现,我要孤身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我谁都不认识,心理怯怯的。
接着是硫化氢,井控证件的培训,事故案例就是清溪一井井喷。逃生看风向,要往上风向跑,背正压式呼吸器,我开始怎么也背不好,不是背反了,就是面罩没扣严,就是面罩与气瓶管线连接欠些火候,没连紧会掉下来。还有之前那个心肺复苏,紧急情况下救人的,按压胸口数数,捂着鼻子往嘴里吹气,我练了很多遍。
傍晚,我会去篮球场打球,同班的技术员,个头不高脸圆圆的,浓眉大眼,也会来打打,相互传两个球,大家就熟了。邬正坤,那节井控课,老师带着大家到远控房实习操作,问到我,指着里面的部件问我这是什么?我上课几乎没听,自顾自在后面看小说,一时愣住,这时傍边有人小声告诉我仪器正确的称呼,我依葫芦画瓢说出答案,连问三个,我都在他的帮助下对答如流。我回头,他对我眨眨眼,调皮的样子。我也是一笑,后来篮球场遇见,打了几场球,他身手,技术不错,聊起天来,他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家是重庆的,应届生招来。我这又多了个朋友,培训的末期,我,锦亦,正坤,三人行。
一梵还是劝我报淮北,问我刚开始选择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找分配的机构问问能不能改改,父母上岁数了,离家近的单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说重北,钱未必会发的那么高,我一直也没问周围人那边的待遇情况,锦亦告诉我基本工资1500,出差补助一天150,还有每个月的奖金若干,这么算吧算吧,一个月七千是有。七千多的话,确实不菲,对于我来说这个数字蛮大的。我望着车窗外路边快速闪过的建筑,人群。回想一梵送别时说的话,也对,可是已经不能回头,汽车驶离家乡,越来越远。又坐上开往重庆的火车。跟锦奕,正坤简单说了几句,便觉孤独,便觉百无聊赖,一时三人无话,我默默看着窗外的风景,往事百般滋味。想起王家卫电影里的台词:火车开往的地方是2046,每个去往2046的人只是想找回过去的记忆。
而我亦是去要谋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6-23 08:36 , Processed in 0.33078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