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5|回复: 0

第二十章 培训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22-11-14 21: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D.Lemon.1900 于 2023-1-13 15:18 编辑

六月底,天已经有些热了,我在油田内部的网站上查了成绩,考的还行,第一名119分,我104分三十来名。鼠标下拉成绩单,见了雒文昊的成绩,还有黄靖明和封圣奇的成绩,算是都过了,320名以下的人员都用红色的笔记勾除,并在整个成绩表的右下角,有醒目的红色注释:请红色标记的学员等待重新分配工种,具体结果请留意本网站公告信息。然后是突出的黑色加粗字体的注释:通过考试的学员请等待一周后的具体分班,培训通知。
七月中旬,网站公布了油田各工种人员分班情况,培训计划,专业对口,理论学习五个月,实习一个月,共六个月。子女工(即毕业回父母单位的临时性用工)理论学习两个月,实习一个月,共三个月。专业不对口理论学习七个月,实习两个月,共九个月。发小群里开始截图互相了解,问候,开始规划组队结伴而行,三大主体工种,采油人数最多,作业较少,钻井只有我一个人,且要培训九个月,孤家寡人那,看着群里的聊天,一时也插不上什么话,反正又有机会跟几个发小在一块学习了,还算开心。又点开开学公告,入学时间八月二十号,班主任联系电话,宿舍楼,上课地点,开课计划,培训要带的生活用品。若干条培训纪律用红色大一号字体标注,入学前还要军训十天。恍惚间又觉得重回学校生活。
距离正式上班之前的培训还有一个月,我恢复成之前的样子,白天打打游戏,晚上跟着张斌哼,韩振东,姜志飞在小区灯光球场打打篮球,随时可见李山厚,冯士泉,赵籽寒,高雅奇等一众发小一样活跃在小区里。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在小区里还能见到真么多发小,从招工开始,工作,结婚,大家都陆续搬出了小区,石油大院则渐渐成为老小区,直到三供一业交了地方,老小区改造升级,才焕发了些生机。
一时间还是无业状态下的自由散漫,无拘无束,单纯美好的最后时光。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小区里还有这么多的发小。振东参加了第二次公务员的考试,并邀请我,志飞一块,我是无心争取这些的,我甚至不想改变,保持住当下的状态是最好的。不去想未来,不参与社会利益的分配,现在看来,那时的状态是最好的,开始挣钱了,想要的也多了,欲望也多了,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纷争也多了。小人物烦恼无尽。感恩父母,撑起的这片环境,我曾想过找份人少简单薪酬千八百的工作,够自己生活就好。必须要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还是从众招了工,井队一干十三年。
转眼开学将至,八月底,早上八点来钟,天已大亮,气温微热腾,有点微风,树上的蝉刚开始聒噪,绿化带里的草木葳蕤,家养的鸽子带着哨音飞过教学楼。我挟着被褥,踏进淮州市石油技术学院培训部的大门,门前雕像是一座低头看书沉思得女孩,雕像下面,整块的岩石上,篆刻着学校的寄语,三人行必有我师。我走到学校门口旁边,看着学校规划的草图,找着自己宿舍的位置,听见身后有人喊我,李海洋,过来帮我拿行李。我回头,见她微微一笑。高中隔壁班的钟挽歌,她简单扎个马尾,略瓜子的脸,牛仔裤显身型,灰色的格子衬衫。她指了指出租车,示意车后面还有行李,我走到车后面,拿出她的行李箱,又看了看她身边的被褥,说道,你推箱子,被褥我提着。采油吗?宿舍哪边?我问道,她说,主教学楼右边,宿舍楼博慧楼二楼。我说,我在左边,笃行楼四楼,先去我那边,我先放行李,在一块把你的搬过去。我匆匆把行李放到我的宿舍,匆忙跟两个已经先到的打了招呼,下楼,提起挽歌的行礼,跟着她向她宿舍走去,穿过操场,路过早先报名交表的体育大厅,过图书馆,后面便是女生宿舍楼,楼前来报道的也不少,多数大包,小包的,拎着,抬着,家长帮忙的比较多,往楼上走,我跟在挽歌后面,上楼,印象里与她高中交集很少,只是有次两个班篮球友谊赛的时候,我飞身救一个快要出界的篮球,而多数观看比赛的同学距离场地太近,这次救球撞倒了她,我只是简单把她扶起来,她摇了摇手,示意没事,我才回去继续比赛。当天的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又去找到她,正式问了问情况,至此关系熟络了不少,以后见面也会打个招呼。
放好她的行李,留了电话,又说了些客套的话,诸如需要帮忙尽管说之类的话。便回了自己的宿舍,宿舍六个人基本都到了,我住进门靠里的右上铺,简单铺了床,一中年妇女敲了敲门,大家止住相互了解的话题。她平和严肃得说道,我就是你们四班的班主任,牛春莉。上午收拾宿舍,办饭卡,交学费,填入学信息,下午两点到教学楼二楼,钻井四班教室报道。我见她穿一身教师的职业装,短发,脸上略带威严。随着宿舍其他人一起点了点头。她转身,把一张宿舍学员管理规定贴在门后得墙上。大家闹哄哄的离开宿舍,或是结伴买生活用品,或是去看看食堂伙食决定是否办卡,或是随处转转了解下校园环境。我出门前,扫了眼墙上的宿舍管理规定,大体写着,宿舍楼关门熄灯时间,吃饭时间,公物爱护,打架斗殴,男女混住之类的需要注意和禁止的十几项。下午去了教学楼,找了个固定位置,领了军训的衣服,拿了课本,一本石油钻井工设备技术与工艺,一本钻井工程手册,一本石油钻井岗位操作,一本国内外石油技术发展与安全管理,一本钻井工实操概述,一本机械制图。星期一到星期五,早八点到十一点半,下午两点到五点,几门课轮流开,星期五下午是计算机课,学些简单的办公软件的入门,电脑制图,为之后电脑考试,办公做准备。星期六,天。双休。宿舍里六个人,只有我来自慢城,其他人人四个来自淮州北城,一位来自南城,最近的就住学校对面的小区,走路两分钟到家。培训学校坐落在北城中心,所以他们回家很方便,不过,军训十天封闭化管理,不允许回家。
晚上熄灯,开着窗户,风扇最高档在头顶嗡嗡的转着,宿舍里很快炸了锅,大家叽叽喳喳的聊着彼此共同的话题。我对面的上铺是一个瘦弱的个头不高的小伙,柴浩波,大学专业遥感科学与技术,戴副眼镜,胳膊腿上的肉明显不多,一阵风似乎就能吹倒一样。他的下铺,个头一米九的石一鸿,军训领衣服,还没有他的号码,他边拿着手机翻看着电子书,边有一句没一句的的插着大家的话题,刚从学校毕业,聊的无非就是之前的学校生活,动漫,电影,女人。挨着他下铺的,胖乎的肚子微拢的脸蛋圆润的安建平,宿舍里年龄最小,九二年,高中毕业读了两年中专,之前一直给采油站开班车。我下铺谢子羡,中等身材,眼神迷蒙睡不醒的样子,鼻子稍歪,脸色微白,他从英国读的书,硕士研究生。专业是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他的隔壁铺,公孙伟诚,浓眉,一双眼睛精气冷峻,一脸的大胡子,笑起来让人感到十分豪爽。
六个人里,我和公孙两人专科,浩波,一鸿本科。军训十天,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累,毕竟已经不再是正规上学的学生了,简单的阅兵,宣布培训开始。建平每天都是骑着电动上下课,宿舍里晚上基本就是我一个人,偶尔有来睡一晚的,基本都是坐公交回家,中午,除了建平,我们五个人常常去外头的小饭店拼菜吃,再有就跟着他们一块去网吧打游戏,一块打篮球,这样,培训期间形影不离的就是我们五个人。周末,我会和一梵一块吃饭,逛淮州市,或者一块回家。
正常的上课,下课,学习,基本上父辈都是从事石油行业,在不同的石油单位从事不同的工种,耳闻目染,初期,大家还在讨论去哪个公司好,学的都还认真,九个月后的考试排名决定你能选择哪个公司。教石油工程的老师,退休返聘回来的劳模,一头白发,身材健硕,至于课本上,涉及各油田工种,各开采石油的流程,他只是一代而过,重点讲述开发初期,发生在他身边,他所见闻的石油故事,感觉他什么都清楚,勘探,作业,炼油,国际上的石油贸易往来,因为石油而发动的战争,他娓娓道来,我几乎不缺他的课,至于钻井技术,比较单调,每次课结束的时候播放的不同形式的事故案例,震撼的同时,让人心生敬畏。计算机课,比较放松,之前的办公软件使用在上学的时候都学过,比现在深奥的多。我最头疼的就是机械制图这门课,画图的规则我是总是忘,画的什么也不是,方向感,立体感,太差了,子羡和浩波两人入手极快,大学这是他们的必修课,最后好歹在他们的帮助下,算是基础入门了。闲暇之余五个人在宿舍打扑克,保皇,炸金花,有一局大家都信心满满,我抓了三个六,建平黑桃同花,子羡梅花同花,浩波一对尖,一鸿一对十,公孙也是一对。在大家的欢呼与惊讶声中,我胜出,工作十来年后,再回头看看,这场没有赌注的赌局,也提前间接预示出大家钻井事业的未来。
中秋过后,天气渐凉,这时候学习的积极性已经没有刚开学那会高涨,往往上午,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人已经走了一半,我拿本平凡的世界翻看着,忽收到挽歌的短信,我抬头看了看,老师正演示着Excel表格里中工资条制作的注意事项。前排有几个认真听课的,在往后玩手机的,睡觉的,心不在焉的。我拿起手机,放到课桌下,看信息:下午有课吗?方便的话,过来帮忙点到。我合上书,印象里下午是自习课,查了课程表,确认便回了信息,可以。我心里盘算着替什么样的女生答到呢?认识吗?若高中真是一级的,应该是认识的。下午开课,挽歌在采油培训二班门口等我,随她一块进了教室,一起坐在第五排的靠窗角落,帮车星城答到,我说好,又说,我以为是一个女孩呢。星城我有印象,高中与挽歌同班,只是见过几面,不太爱说话,腼腆的男孩。然后开课点名,继而安静的上课,采油班只有寥寥几个男生,我简单拿起他的专业书翻看着,采油工艺技术,采油地质工,油气井生产动态分析。我简单翻了翻,没心情看,侧头看挽歌认真记着笔记,我则拿出平凡的世界继续读。窗外云是散的,浅白,浅灰,模模糊糊,阳光很容易穿过薄云,落在楼后泛白光滑的白桦树杆上,落在外面窗台上浅黄的叶片上,落在教室里多媒体的幕布上。
上次看到你坐公交一个人?出去做什么?挽歌问我道,我说就是坐着公交车看看淮州市的风土人情,学校门口的每一路公交我几乎都坐了一个循环,我上车坐在公交车的后面,看窗外的建筑,车辆,店铺,人群,听车上坐在我旁边的人交谈,看车上每个人的表情,猜他们的心事,累了,我就带上耳机听会音乐,眯会,到了终点站,司机会提醒我下车,我再投钱,往回坐。挽歌听的惊讶,说道,无聊啊,我也配合的点点头,说道,一梵常去打游戏,几个熟人都是各忙各的,我几乎就是到处溜达。对了,这周你回去吗?我问她道。挽歌想了想,应该不回去吧,你可以晚一周,星城可以开车带着我们一块回去。我摇头道,发小刘依云结婚,我得去参加婚礼。我想着她昨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要结婚了,我在电话这头说,没想到真么快,我这才刚毕业一年多,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她在那头咭咭咯咯的笑着,又说起小时候的一起玩耍的事情,开始感慨,便跟她说一定到。又跟挽歌随口说了几句,大体是平凡世界里的故事情节的探讨。
斜阳,浅星。一天又尾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6-23 09:13 , Processed in 0.30752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