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2|回复: 0

第四章 海边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22-2-15 20: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D.Lemon.1900 于 2022-2-16 02:59 编辑

盐城镇比琅琊镇还要小一些,这两个镇上的主要居民是海安,丹阳采油厂的油田职工,小区不称为小区,以村命名,盐城镇共有六个小区,也就是六个村,其中盐城三村最大,有五十多栋楼,其中建于1988到1992的四五式的老楼较多,三层,四层尤其多见,后期其他几个小区围绕三村而建,多是些室内格局更宽大,合理的五零式,七零式的五层楼房,或二十栋或三十栋,规模不算大,挨着六村有个幼儿园,上小学,初中则要步行2.5公里也就是半个小时到琅琊镇去上,很早采油厂就通了三辆班车,免费接送上学的孩子,至于高中,则要到慢城区的十九中去上,这来回就远了,所以基本都住校,逢周末双休,实际上20世纪初教育还没有减负一说,两个星期休一个礼拜天,可以回家看看。幼儿园马路对面,也就是六村北边,11年,新开发的房产,盐城新村,属于油田福利房,盖了16栋5层带电梯的大户型,房价不贵,油田补贴,很快就住满了,17年又加盖了22栋,把两个镇周边的当地9个村的部分村民迁到盐城镇,平房换楼房,属于村里的回迁房,也不贵,据说小产权。
国庆还有几天结束,我和小白,骑着自行车前往海边,路两边花池子里种了些蜀桧,白桦,梧桐之类的,野菊花遍布花池外,黄色的小花随风拂动,蜜蜂环绕其间,野鸡偶尔在树丛里散步,麻雀在电缆线上成群的栖息着。过幼儿园,不远处是废弃的礼堂,推测应该是职工开展文艺活动的地方,比如节假日或者重要的节日,各单位应该出个节目,或者看一场时兴的电影,如今礼堂外面的墙壁上有涂鸦爱好者涂的图画,动漫,美剧里的人物,还有些抽象的主题。类似的建筑在慢城区也有。再往前,到了丹阳采油厂的大门口,丹阳采油厂,几个大字刻在专门的一块岩石上,至于这些字的书法类别,我不懂也不好猜,看着飞扬醒目,挺有气势。据说丹阳采油厂的石油年产量是这几个采油厂里最高的,油质最好的采油厂,在淮州市和高邮县的中间,靖江采油厂,听说开采出的油稍微甚至早期不用加工就能加到车里烧。过采油厂,进油区,举目望去又是成群结队的磕头机,密度比从淮州回慢城的路上又多了数倍。石油队的工程测井车从我们身边经过,带起凉爽的风,卷起地上少有的几片残缺不全的落叶,太阳刚离开地平线三十度的距离,温度些许升高,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凉了。
骑车上防波堤,海边已经有忙碌的渔民了,盐城镇周边最大的村进宝村是专门依赖捕鱼和养殖海鲜的方式发家的,村里人整体换了两层的独栋别墅,有钱的早就搬到淮州市,在淮州买了大房子,高中同学孙彤嫣,家就住这,家里养海参,高中没考上大学,直接被家里送去了美国西雅图,学了一门光学化学的专业,听说已经开始读研究生了。炸一听,学的这专业,见都没见过,挺冷门,像是未来要搞科研的,不过外国的教育方式应该与国内不同,不好判断猜测,等见她再问问吧。堤上一条6米宽点的车道,蜿蜒伸向远方,堤的对海面层就码着一块一块四角锥体的混凝土块,一直摆满到沙滩,抵御海上波浪的冲击作用,保护堤坝,感叹这工程的震撼。自行车停在专门为观海旅游设计的休息点门口,下了海堤,到了沙滩,上午来这里玩的人还不是很多,人工修的简易小码头,笔直的伸向海里100来米,码头两边加固了半米来高的铁索,铁锁也是锈迹斑斑,有年代的样子,码头表面上的石材缝隙里布满了绿色略黑的水藻,有的已经长过表面,走在上面要特别注意,滑倒的可能性加大,走了一大半,前面的路就不敢走了,海面已经淹了一些,只有些高的凸起的没有被海水冲蚀的路面在,扶着铁锁栅栏,看着旁边的海水,淡土青色,有巴掌大的水母随着波浪在起伏游动,透明的身体,简单几条黑色的轮廓,可爱的小生物,不知名的小鱼在石头的缝隙里钻入钻出。望向海的尽头,青黛色的水天交接的地方云雾模糊,让人向往敬畏,海风一吹,看着远处的渔船,听着海浪击打岸边的声音,听着白色海鸟啾啾的轻鸣声,心情随之一宽。
海强,来挖哈喇呀!我回头,小白正赤脚走在沙滩上,双手放在嘴边做扩音器状,喊我过去,我对他打个手势,踱步往回撤。你看我挖了不少了,他提起塑料袋在我眼前摇晃,得意的样子,我见他袋子里逮了不少,还有小个的螃蟹,海星,海螺。我脱掉鞋,把袜子装在鞋里,卷起裤腿,跟他一块寻找着海货。
远处传来哒哒哒马达发动的声音,一辆农用三轮车车斗上扣着一条黑色的橡皮艇,车后面的排气管冒出阵阵浓郁的黑烟,车前面是一辆面包车,两辆车停在不远处,应该是来海里结伙钓鱼的人吧,我心想,我家楼下的大哥,喜欢海掉,鱼钓的多了就拿回来黑给楼道里的乡亲们分分。面包车门打开,车上下来5个人,都穿着红色的石油工服,他们走到三轮车前,卸掉上面的皮艇,从车后斗上扔下大捆红色的线,工具箱,其中三人穿上防水的齐腰皮裤,两人穿上简易救生衣,5个人抬起皮艇,向沙滩走来,如果这些人换身迷彩装,在武装些军用装备,会让我觉得他们是特种兵,在执行特殊的任务或是军事演练,可是眼下这身装扮,我大体猜出他们应该是搞石油勘探的,皮艇放在海边,他们回去又搬了些不知名的设备,准备就绪之后,开面包车的司机,来到他们身边,拿出一叠文件读了读,然后让他们准备作业的人员在文件上签字。司机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折叠的图纸,展开,用手在很大的图纸上比划着什么,时不时拿夹在耳朵上的铅笔做个标注,应该是在核实或者布置今天的工作任务。很快他们把皮艇推到海里,在沙滩与海水的交汇处都上了皮艇,拿出木桨,慢悠悠在距离沙滩不远处的海里横向划去。
日头渐高,很多带孩子们来这里游玩的家庭,海边更加热闹起来。我顺着沙滩上的痕迹追踪着一只鱿鱼,抬眼看,是躲到了3米远的石头缝隙下面,追过去,准备翻石块。内心兴奋满满,看来这是比大收获。海强?你咋么来这了?我回头,是许久未见的发小周霏怡,我们住一个运输大院,在运输大院子弟学校一块上的小学,初中,班里四十来号人,多数从会战时的村落一块住进石油运输大院,朝夕相伴玩耍至少陪伴有十年,她学习好,初中升高中考到淮州市上的油田二中,而我就在慢城上了十九中,虽住一个大院,但是初中过后,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只是听说她本科在湖北上,我见她穿一件露腿牛仔短裤,一件百色T桖,身材匀称微胖,眉毛弯弯,眼神深邃含光,扎一条斜马尾。我跟我姐还有姐夫到这里玩,你现在在哪里?还未等我开口,她先问道。我说,刚毕业,在那边的理想化工厂打个零工,对了,我上次碰见文贞了。她说油田要招工了,解决一部分油田子女就业问题,你打算回油田吗?霏怡道,我这是最后一年,马上毕业,听说招工要毕业证和失业证,而且招工持续性很久,等我毕业再看看。最近跟班里谁联系了?我继续问她道,她说道,高雅奇,曹菡芝。汉子怎么样?是不是又长结实了?(汉子是初中我们根据她名字的谐音取的外号,况且菡芝体态壮实,怒目刚眉,自带一股杀气)我问她道。霏怡大笑道,她还是那样,这几年零食吃的没胖就不错了,这绰号你们给人家取的?!!她在琅琊镇职工医院实习呢,以后没准就在那上班了,你可以去找她。天那。我装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一时距离真么近,都不知道,二是当时手机才刚开始时兴,我家座机都没扯掉,她家的电话我倒是有。只是一直没联系。前阵子,我还在大院见到她爸了,也没问她的情况。雅奇呢?我问道,我只是记得雅奇家养了好大一只宠物狗,长到的有半人高了,去她家玩那狗很安静的来回屋里晃悠,雅奇她爸是人力协调部科长,是最早搬出运输大院,50房换70房,享受干部待遇的人,初二上半学期,雅奇也跟着转学走了,油田二十六中,离现在的家近,那时候,我们觉得好远的地方,如今油区道路交通发达,机动车遍地,去她那开车也就不到十分钟。她说道,在淮州市里油田的一所幼儿园当老师吧。她毕业没多久就去了那里,先生呢?她问我道,(先生本名张斌亨,因跟人打招呼总是在说完话后加个Sir,如同淘宝卖家的开场语,亲,故大家都先生先生的叫他,)我说道,前阵子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休班回去,找他一块打篮球呢,他也毕业了,在他舅开的联想电脑店里,卖电脑以及上门收费维修。一时又沿着海边边走边聊些大院里一起生活,学习的伙伴们,说起小学三年级我跟霏怡坐过半年同桌的事,默写课文,我是一点也没背,偷偷抄她的,她还不让我看。还有我周末放假,忘了两张卷子还没有写,星期一老师很生气让她送我回家,还是霏怡跟我妈说明了情况,后来怎么样我都忘了,只是记得有一阵,隔三差五惹老师生气,不是请家长就是让霏怡送我回去,我那阵子挺烦教我们的老师的,只喜欢那些学习好,听老师话的孩子。后来去了井队才发现哪里模式多数都一样,领导也喜欢听话的职工,喜欢干活的,还抱怨少的。霏怡咯咯的捂嘴笑着,对,是有那么一阵子。
临走时,她跟我说等今年寒假大家都回来,联系班长王子坤,我们这些发小聚聚呀。我说好,多年以后,多数人回到油田,建设发展油田,却哪曾想这是聚会来的人最全的一次。骑车回厂的路上,我挨个回忆着班里,与这些发小上学时的有趣难忘的事情,耳边传来海浪击打岸边的波涛声,远处渔船的沉闷鸣笛声,风吹过,路边梧桐树上泛黄的叶子随风飘落,我知道,我即将要步入社会,也不知未来等待我的是什么?
随它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7-24 10:31 , Processed in 0.3419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