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6|回复: 0

第三章 化工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22-2-11 22: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D.Lemon.1900 于 2022-4-2 09:25 编辑

毕业最后一天,把寝室里一块生活了三年的同学,挨个送到火车站,直到火车慢慢开启,挥手,目送,我开始知道,这一别若再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电话,QQ是仅有的联系方式,我还有专门的一个小册子,册子是早年父亲石油会战时发的纪念本,我拿来用,里面记录了当时不错同学的联系方式。会想起开学时的自我介绍,我来自淮州慢城,家乡随处可见磕头机,台下的四十几号的同学们除了两位跟我来自同一地方的同学,估计多数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事物?我又补充道,就是把地下石油抽到地面的一种机器。我继续说道,至于家乡的特产,也就是石油了,这属于纯天然没有污染的自然资源,有想要的给我说,我给你们带些,想着二姑是采油工,弄点石油来应该问题不大。一晃三年,大专毕业,我也踏上回家的路,买了半价的学生票,硬座,火车上跟许文玉,张永强,两位同学打扑克斗地主,中午刚过便到了油城淮州市,文玉住在淮州市周边的自然村,很近。坐公交20来分钟就到,出站口,她笑着跟我们挥手告别,她个头不高,笑起来脸颊上两个淡淡的酒窝,眼神平和,脸色白皙透微红,扎两个不太长的辫子,左手边的辫子染成浅红色,胸前挂着一串从西藏求来的保平安辟邪的珠子,她邀请我和勇强有空来找她玩。便转身离开,我和永强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乘公交车的通道,她没有回头。勇强回家则跟我反方向,向南20来公里的泰兴区,而我需要坐车接近六十公里,才能到我住的地方油区慢城区,跟勇强简单告别,约好了有机会在一块打篮球,便匆匆又各自踏上归程。
时至春末夏初,早晚天气尚温,中午热些,过出站口,略抬头,淮州的天空浅蓝带点青白的底子,昨天刚下过阵雨,空气凉爽,一大朵一大朵的白云飘向南方,仿佛离地面不是太高,走到电视塔的高层就能够着一样。从淮州到慢城,这一路上最好看的风景就是路两边成片的红色磕头机,芦苇,怪柳,鹅绒藤,狼尾草乱生的荒野,穿着红色工衣骑着摩托颠簸在泥泞小道穿梭于磕头机间的巡井工人,风一吹就颤颤巍巍的修井车边的作业工人,身上披着蓝色的塑料布,已经被井中的石油沾满。远处耸立的几座井架,是钻井找油的初始阶段。印象里,还小的时候,赵梓轩的父亲带着我们上过井,由于痴迷于变形金刚的动画,总幻想着这架子也能变成人形有自己很炫酷的武器之类的,我和梓轩在井场边上的河沟里赤脚捉鱼,工人们在罐后面抽烟聊天。途经弦月村,村里沿路修了两层楼高的商铺,虽然不多,早点小吃,五金建材,手机售后,蔬菜水果,服装家具,应有尽有。逢369的大集,附近十里八乡的父老乡民,买卖在此,人山人海,好不热闹。很早,村里人主要揽些油田给予的小工程,挣些衣食补用,也算间接合力发展地方。把车窗开了些,村里种的麦子已经接近成熟,估计没多久路边就有晒麦的,路两边黄灿灿一片,过路的车辆行人沾些丰收的喜气。形成过半,有一家大型的化工场,前几年说是要搬到海边去,可是一直也没有动静,这家伙的一公里范围内,空气中弥漫着不太刺鼻的化工原料味,让人极其不舒服,不禁要捂住口鼻。这些是油城的独有特色。
到家没两个月,暑假刚过,其实对于我这种毕业的人来说,哪里还有什么暑假,这两个月,傍晚打篮球,白天在家里开着空调避暑,早上骑着自行车在慢城乱逛,直到八月底,去油田十九中,也就是我的高中母校,看新入学的孩子们在操场上军训,这时候没有工作挣钱的概念,似乎不需要多少钱,也能这样在父母的庇佑下一直生活下去。直到遇到了一块上初中,没考上高中直接上了中专,早我五年,已经在他父亲单位上班四年的发小李文贞,她跟我说,油田快要大规模招工了,她们要重新签合同,而我们则可以回油田工作,油田在册的劳务派遣工,努力上进是可以转正的。对于未来,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工作,结婚,养孩子似乎离我很遥远。整天无所事事的混,八月底跟父母吃着晚饭,母亲说你大伯托人给你找了份化工场的工作,保底2500有提成,你先去试试,如果真招工,咱们再回来招工。听了这话,我有点抵触的情绪,但转念一想,母亲当年买断,父亲在作业大队后勤,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我不如去试试。工作这面南墙早晚得撞,过了两天,直接上岗了。
理想化工厂,位于慢城区东北方向25公里的琅琊镇边缘,紧挨着盐城镇。海安采油厂,丹阳采油厂坐落于这里,签了工作合同。安全教育一天。了解这些化工产品的危害,劳保正确穿戴,工作中一些安全紧急注意事项以及药品泄漏如何正确处理。跟了师傅白若宇。领了靛蓝色的工衣工鞋,黑色的防腐蚀绝缘靴,淡黄色安全帽。整个生产厂房三层楼,四个部门,投料催化,精致,提浓,成品装卸。我在精致部门。工厂主要产品是丙烯酰胺和聚丙烯酰胺的化学药品,我们部门只生产丙烯酰胺,另一个比我们多一道聚合工序的生产部门生产聚丙烯酰胺。除了卖给就近得油田使用外,还出口海外。印尼,老挝,津巴布韦等。四班三倒,上一个早八点到下午4点,然后第二天下午四点连一个早八点,在休两天,实际上三休一。中午,晚上有一顿饭的补贴,早饭由于多数人住琅琊镇,回家的多,所以厂里不备早饭,厂门口有四五个流动卖早餐的摊位,肉夹馍,八宝粥,豆腐脑,油条,锅盔,面食。我一般花两块钱吃碗炸酱面,或者一块五买个锅盔,零点下班三块钱坐公交车回去。很不适应这里的味道。烧糊了的微酸甜气味。这甜是那种甜过的感觉。带我的师傅是北方石油科技大学毕业的本科生,白若宇,带个眼镜,眉毛上扬。身材不高,文文静静的,文弱的样子,部门里的人都叫他小白。学的是英语专业,专业英语六级,招聘到这里基层实习一年,然后去海外项目部,他随身带着一个mp4,里面存着迈克尔杰克逊的很多经典视屏,闲暇之余他就带着耳机在那里看视频,跟我讲杰克逊的事迹,时不时走上两步太空步,小白说他练了很久。一起吃饭的杜师傅不信他英语能力很厉害,吃着饭问他,逗他,咬一口馒头英语怎么说,小白张嘴就来,大家笑了,起哄道,说出来你听的懂吗,老杜!我跟着小白了解化工生产流程,如何投料,怎么倒闸门,怎么量温度测压力,什么时间冷却加水。这活不是很累,关键是责任心,尤其夜班犯困时是一个考验。刚工作没几天,负责成品包装的叉车坏了,我们都去帮忙搬药品,我们一个部门一天8小时正常一百六七十袋丙烯酰胺,一袋药品50斤,部门里十来号人就开始往外面的大车上装,现在来看这二百袋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当时毕竟刚毕业,体力精力持久性太差,爆发力强些,也不太会干体力活,搬完手腰酸麻,过了两天才缓过来。
上班没半个月,说是人员调整,让我和一个新来的,去了聚合车间,跟着成品包装干,就是扛包码齐的活,刚毕业,年轻,眼高手低,看不上这样的体力活。琢磨着干一个月试试,到了聚合,与新同事相处几天,发现团队缺乏之前精制班组的团结,同班组的两个老师傅啥也不干了,装样子,一块搬运,搬着搬着人没了,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新来的陈康熊跟我年纪相仿,刚毕业没多久,性子火爆,一看有人不干,跟我说先不干,等,药品就在传送带上一包一包滑下来,很快堆积如小山,最后我记得那天加班一共是一百五六十包吧,码齐打扫完卫生,在洗完澡,延班两个多小时了,澡是必须得洗的,车间里弥漫着聚丙烯酰胺的粉尘,身上出汗,沾染粉尘,脸上,头上发滑,送班车都等的不耐烦了,上了车,我压了一肚子的火瞬间跟两个老师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直到我干了钻井队,看着队上五十岁的工长王晓涛走路特缓慢,回头慢半拍的样子,看着井队搬家,快退休的那几个老家伙经常井场上到处逛,基本不参与的状态,才后悔为什么当时要骂他们,说出那么恶毒的语言,真是抱歉那,若有一天我也老了,还在一线体力操作岗,真真干不动了,但仍要为口吃食,为了家人,不得不混,会和他们一样吗?你见过在井队干了十几年那种想尽一切办法办调动或者磨活曾活糊弄请假混而不敢辞职的职工吗?当年发生口角的师傅们,希望有个好的归宿吧。好的晚年。
第二天,我去找了厂里的领导,魏书记。直接反映了情况,希望调离他们或者调离我们,不想在一块合作,坦白说,我还是想回精制部门,我的要求很快被领导批准,我回原部门,陈康熊去了消毒部门,日子很快,转眼深秋,天气微寒,工作,日子按部就班的过,有一天下班刚坐上班车,望见大门口前面,还是那两位老师傅被一群人追着打,后来才听说是欺负新来的,新来的找了群社会上的人教训下他们。想起自己和陈康熊扛药品的情节,又想,我们走了,谁顶替我们跟他们配合呢?对这些上了岁数的厂里能不能有些好的方式,给予安排。不免心中五味陈杂。
化工厂不远处有一片三十平方公里的槐树林,像我这样家远住宿舍的,有时不回去,就在林子里溜达着玩,林子半人工规划,主要就是修了几条供人行走的道路。槐树林有些历史,据说是清朝末年
就有记载和传说了。林子最北边有几棵双手合拢刚刚能抱过来的大槐树,树下很厚的落叶,野鸡,兔子,偶尔可见,我会躺在树下,手机看Q群里大专的同学们相互聊着刚毕业各自在社会上的遭遇,李若飞进店打工让人换走了二百元真的人民币,留下了两张假的,米灿灿烧烤店收钱连续两天没对好帐,收少了。黄问天五点起来跑步,捡了一位老板得大钱包,里面的钱早让先捡到的人拿走了,就留了一包的卡,又仍在路边,派出所等来失主,老板看是一个学生,给了问天五百块钱答谢就走了。一时间每天都有很多好玩的事。大家都适应着社会。我给他们讲化工厂有趣的事情,告诉他们蒸发釜怎么调节怎么用,怎么结晶怎么晰出。看累了手机。就在树下躺会,眯眼看天空,天高了,蓝色的天空里,一道一道被风吹细的白云慢慢变淡,消失在远方。清白色的月亮挂在天上,淡淡的轮廓。泛黄的落叶随风而落,一群南飞的大雁人字形路过,不远处,小刺猬在树下枯萎的树叶里窸窸窣窣的爬行觅食,我仍然没有忧愁,没有考虑不远的未来。心理筹划着发了工资先给老爸老妈买点什么呢!隐约能听到船舶出海的汽笛声。盐城镇东边五六公里就是黄海,我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印象不深。
那么,再去海边走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4-7-24 12:07 , Processed in 0.34565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